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碧海微澜

慢慢行,慢慢爱,柔韧地活在太阳底下,细水长流向世界支付自己的美好心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秋天不寂寥【文.丨陶然】(美篇加精)  

2017-11-07 16:01:29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秋天不寂寥【文.丨陶然】
天放晴了。
一大早,太阳笑盈盈地俯视着大地万物,把阳光的金线四射开来。
学校操场上的红叶李树,红得发紫了。叶子透明,仿若有红的汁液要渗出来。红叶李树傲娇地挺直身子,把墙面当镜子,被自己的倩影给迷住了。
女贞树却是沉稳、娴静的。经霜的叶子,呈现一派苍翠,即使隆冬寒风也不能使其失色。青紫的小小的果实葡萄般,闪着瓷质的光,一串串在枝头挨挨挤挤的。查阅资料得知,女贞子冬至日采摘是最俱药用价值的,其时,果实熟透,味全气厚。女贞子可以补肝肾,强腰膝。对须发早白,还有乌发的作用。还可用于白细胞减少症、青光眼、乙型肝炎、糖尿病、高脂血症及冠心病等疾病的治疗。大雪纷飞时节,鸟儿没了吃食,就会啄食女贞子充饥。吃过女贞子的鸟儿,是否比其它鸟儿身体更结实,鸣声更清脆?我不得而知。
操场上,上体育课的孩子们正积极为三跳运动会做准备。这一波,两个孩子抡跳绳,一溜孩子顺次跳过,脚抬绳过,“咚咚咚”“蹭蹭蹭”跳绳的脚步声,绳子与地面摩擦的声音,周围孩子的喝彩声不绝如缕,其间,一个个矫健的身影在两个抡绳的孩子间画着“8”字。一个留着波波头,鼻子嘴巴眼睛都小小巧巧的女孩子,踢着用绳子拴着的塑料毽子。那橘黄的毽子,像一只翻飞鸟儿,刚飞离女孩子的脚,就给拽了回来,反正,祂可是逃不出小女孩的手掌心的哦!女孩,鼻子眼睛都在笑。整个操场淹没在欢乐的海洋里。鸟儿也来凑热闹,在他们头顶俯冲盘旋,卖弄歌喉,累了,就站在操场边的树上,发表自己的感言,是什么,只有祂们自己知道。
学校隔壁人家养的鸽子,可是校园里的常客。几只鸽子站在南三楼搂檐上,沐着阳光,悠然自得,有的低头观望,有的回转身子,用长喙梳理羽毛。有的鸽子头向南,看着南楼后杨树叶在阳光的照拂下,蝴蝶般翻飞。抑或,这只鸽子,看到人家墙上爬山虎,少了原来的虎虎威气,更像一条条赤龙蜿蜒在墙上。或许祂看的更远,那逶迤的远山,将蓝天锯成连绵齿形,如眉如黛。忽地,一只白鸽铺展翅膀,斜着身子,向白云飞去,和软绵绵的白云一起,成了蓝天上盛开的洁白花朵,与升旗杆上飘扬的红旗相呼应。
给孩子们上完课,他们做作业时,我在教室巡视。教室后面窗户最下面的窗玻璃上,一只小小的蜜蜂赫然进入我的视线。许是感受到阳光了,想要出去会会它。小家伙直飞向玻璃,“砰”,头碰到玻璃,祂改变策略,祂身体悬空,只用头顶着玻璃,“嘤嘤嘤”,极速的扇动着薄薄的翅子,往玻璃上方移动,我赶紧推开窗上方的玻璃,想给祂打开飞出去的通道。不料,蜜蜂被玻璃上的窗格撞下来,祂又从最低处用头顶着玻璃往上飞,如此,反复几次,我不敢捏祂放到窗外,怕祂的刺蛰了我,反伤害了祂。下课后,我到教室后面去,只见窗玻璃外,许多只蜜蜂在阳光下飞舞,有没有刚才的那只呢?在阴雨天,看不到阳光的日子,蜜蜂们是怎样过的呢?它们会像人一样,情绪低落,怨声载道吗?或许,在它们,有着对阳光的向往,心里便住着一个灿烂的阳光了。
午后,走出校园散步。有的人家院子里,红得透亮、诱人的柿子招摇着,红的叶子心甘情愿做陪衬,慈眉善目地望着祂们。崖畔的野菊花,一团团,一簇簇,黄火苗绵延着燃烧向远方,虽没有采菊东篱的闲逸,却透着孤标傲世的气质。没有属于自己的正经的名字,加一个“野”字,借用满城尽带黄金甲的菊花的名,让你不禁联想到古代女子姓氏前被冠以夫姓,被称为“张王氏”、“宋赵氏”
,然这并不影响小小的野菊花展露自己的风采。讲究养生的人,采摘野菊花做成菊花枕,让菊花清香相伴入眠,梦到淡雅如菊的女子也未可知。或邀三五知己,觅得车少人稀所在,汲取井水,烹壶野菊花茶,有话时无拘无束畅谈,无话时,只是饮茶,静静地饮茶,只一个眼神,彼此会意。
行道旁,银杏树黄的绿的叶子,在阳光中静默着。黄扇子绿扇子流光溢彩,明媚了天空。许是觉得脚下的草地绿的单调了点,银杏树派黄叶子打扮打扮它,于是,黄叶子飘飘然落在草地上,给绿草簪上黄蝴蝶花,那草儿也就鲜润起来了。有的黄扇子擅自做主,落在修剪整齐的石楠上,与石楠冒出的新鲜红叶子比美。
步行经过城南大道时,又看见扫马路的英姐了,头发一丝不乱盘在脑后。她挥动扫帚,不慌不忙的扫着地,绿叶红叶黄叶,一群调皮的孩子般,在她的扫帚下拥挤跳跃。不再年轻的面庞红彤彤的,一缕头刘海汗津津地贴着额头。我见过她下班后的模样,脱了橘黄的工作服,头发半扎,黑发如瀑垂在肩上,她最常穿的是红上衣黑长裤,夏天,也多是红上衣白长裤。
曾经,听过两个清洁工谈论她,“你说英姐,一天到晚,哪来那么大的精神?还臭美的不行。”
“就是,要搁咱,累不死也愁死了,还整天痴迷带笑的。”
因好奇,我跟她搭上了讪。知道生活确实没有善待她,开出租车的丈夫车祸去世,留下了患癌症的婆婆,还要供给两个孩子上学。
“嗨,忧愁有啥用啊?活着的人还得活下去啊!”谈及家里的情况,她朗声说道。眼神清澈,眉宇间,透着豁达。
“妹子,又步行回家啊?”看见我,英子姐大声招呼着。
“是啊,你还忙呐?”我看向英子姐,点点头。她依然眼神清澈,眉宇间,透着豁达。
环卫工人修剪树枝,腥甜的植物气息沁入肺腑。车站旁的四季海棠,红的耀眼,像是晚霞落到了地上。这时,一辆车从英姐旁边驰过,她扫帚下的叶子,旋成了一朵彩色的花儿,在晚霞里曼妙地绽放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