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碧海微澜

慢慢行,慢慢爱,柔韧地活在太阳底下,细水长流向世界支付自己的美好心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腊月(一)哦,腊八了 (文/陶然)  

2017-01-06 17:47:45|  分类: 品味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将近三九,气候并不像想象般寒冷。雾霾日日加重,原来极不习惯戴口罩,这几天,我不得不忍受呼吸困难,戴着口罩出门,行走间时不时拉开口罩上缘,让自己狠狠地吸一口气,走不上一里路,便觉浑身燥热。
        天阴沉着脸,蟹青色的天空笼罩大地,让人不禁忧心忡忡,它会不会随时塌下来?昨天,气象预报就预计今天有小雨,人们期盼着,望穿天空却难觅一丝雨的踪迹。
        工作间隙,走出办公室,来到单位后院。密匝匝的鸟鸣声淹没了我,一波波声浪此起彼伏,高低错落有致,抬眼望去,呵,松树间,女贞树间,满是鸟的身影,大小不同,形状各异,颜色多样。鸟们像是在举行一场辩论会?举行一场歌咏会?它们在讨论天气的问题,或者以歌唱的方式快乐着它们的快乐。我凝神聆听,“唧唧唧唧”――麻雀声,“咕咕――咕咕”,鸽子的音,“喳,喳,喳”――喜鹊的声音,还有我所没听过的声音,没见过的鸟儿。女贞树上的鸟儿不时啄食女贞子。那些紫得发黑的女贞子,沉静地掩映在苍绿的叶子间,犹如一串串野黑葡萄。听说这女贞子可是很好的滋补佳品。树间的鸟儿是幸运的,可以轻松觅到美食,女贞树、松树何尝不幸运?可以欣赏鸟轻盈的姿态,可以倾听鸟儿纵情欢歌,可以给这群快乐天使提供栖息歌舞的平台。我要是这样的一棵树或一只鸟儿该有多好呢!
“扑棱棱,扑棱棱”,一只鸟儿从树上飞下来,蹦跳两步,歪着头,看向我,它长长尖尖的喙红红的,雪白的肚皮,黑亮的羽毛,同样黑亮的长长的尾巴。不等我有任何反应,它又“扑棱棱”飞回树上了。想必它是它们派来跟我外交的使者?“唧唧喳――唧唧喳”,是它回去报告与我的交流心得吗?松树、女贞树慈爱地任它们跳、笑、闹,就像宠纵稚子的爷爷奶奶。
        腊月(一)哦,腊八了 (文/陶然) - 陶然 - 碧海微澜
一株被拦腰斫去主干的红叶李树吸引了我的目光,老干的嵖岈间竟抽出新枝,长出了新叶,绛红色的叶片!我惊奇地触摸一片叶子,丝绸般的光滑细腻,令人心生柔软。这要是在古时,肯定会被认为不吉利的。《红楼梦》九十四回中,寒冬腊月,怡红院枯死已久的海棠树突然开了花。凤姐差平儿送两匹红给宝二爷当作贺礼,平儿私下嘱袭人绞一块红绸子挂在树上,使应在喜事上。宝玉因见花开,只管出来看一回,赏一回,叹一回,爱一回的,心中无数悲喜离合,都弄到这株花上去了。听到贾母也来赏花,换衣迎接。匆匆穿换间,未将通灵宝玉挂上,通灵宝玉丢失,宝玉自己因而疯癫。海棠花是史湘云占的花名,枯树开花,也预兆着史湘云虽然觅得如意郎君,却终守寡再嫁的命运。其实,好运歹运,只是各人心理的呈现,与花开花落哪有丝毫关系?
        下班回家,途经大学园林,树林寂然无声。林中条条小径逶迤延伸,将树林划分成不同形状的版图。国槐树深褐色的树枝斜逸旁出,姿态洒然不羁;松柏依旧苍翠,静默,俨然长者风范;树叶尽落的栾树上,还有苍黄的花朵在坚守,三片花瓣围拢成的花朵亲密地挤挤挨挨,成了一串串花束,花束在微风中摇曳,发出轻微的沙沙声,轻快明亮。它们是抱团取暖吧?是齐心协力向严寒宣战吧?微风捎来一缕幽香,淡淡的,若有似无。原来,林深处,一株红梅自顾自地美丽着,清丽,傲然,宛如深闺中的千金小姐,懂得识文断字,却终日囿于深深庭院,寂寞无人识。红妍的花朵晶莹剔透,点缀枝丫的朵朵红花,是伊追逐梦想的密密的脚印。歌后王菲就是个梅花般冷艳的女子,一首《红豆》惹起多少人的相思意,她却于纷扰红尘中波澜不惊,似闲庭信步,随意自在地生活。偶有鸟鸣传来,树林更静谧了。玉兰树举着毛笔头样的花骨朵,雍容娴雅,鼓鼓的花苞黄中透绿,有着瓷的质感,鲜润如襁褓中的婴孩,仿佛随时都会绽放。
推开家门,柔和的亮光、五谷的香气热情地迎上来。深深地吸一口气,走进厨房,揭开锅盖,热气袅娜蒸腾,一锅腊八粥“噗嗤噗嗤”冒着泡泡,发出幸福地叹息。“咦,妈,今晚咋想起住煮腊八粥了?”“今儿腊月初八,你忘了?”婆婆满脸惊讶。哦,还真忘了呢!有人说,婚姻如粥,想想,还真是的,阅历性格各异的人,被放入婚姻家庭这口锅中,随着时间的推移,岁月的煎熬,渐渐地,各人收起锋芒,渐渐地,磨合得越来越默契融洽,习惯处事方式甚至连相貌都越来越像了。
腊月(一)哦,腊八了 (文/陶然) - 陶然 - 碧海微澜
        取出弟媳前阵子送的泡椒菜,白红萝卜,碧绿的芹菜,被一双巧手加工成梅花――红梅花、白梅花、绿梅花,淋几滴香油,放一勺油泼红辣椒,美得无可比拟;再将新烙的厚厚的锅盔一切八瓣。恰巧儿子、爱人、外甥女都回来了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饕餮。父子俩吃得热汗横流,直呼过瘾。喝一口腊八粥,就一口泡菜,甘、香、麻、辣依次在舌上绽放,鲜美的滋味潺潺而下,一直熨贴到胃,温暖像雾气在体内弥漫开来,再嚼口皮脆瓤暄的锅盔,一天里因雾霾而引发得不良情绪一下子烟消云散了。
        过了腊八就是年了。恍惚间,我看到,被称作年的小兽翻着跟斗来了,后面跟着娉婷清纯的春姑娘。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3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