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碧海微澜

慢慢行,慢慢爱,柔韧地活在太阳底下,细水长流向世界支付自己的美好心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……我就是雾霾(文/陶然)  

2016-12-20 10:06:59|  分类: 感受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从2013年起,我突然间在社会上火了起来。我是怎么知道的么?我听到人们口中不断提起我,“雾霾,又是雾霾!”“唉,这雾霾太可恶了!”……电视新闻里不断告诫人们:“雾霾天气造成严重的空气污染,望广大市民出门别忘戴口罩!”网页上关于我的话题也是五花八门,什么“如何预防雾霾天气给身体带来的危害”啦,“雾霾天气吃什么好”啦,“雾霾天戴什么口罩”啦,“买保险的人数增加了,许多人意识到今天的霾就是明天的癌”等等。有人在微信朋友圈赋诗一首,名为《霾愁》
古时候
口罩是一种小小道具
我在这头
强盗在那头

小时候
口罩是我的小小恐惧
我在这头
护士的针头在那头

后来呢
口罩是03年的集体记忆
我在这头
SARS在那头

而现在
口罩是路人的防霾武器
我在这头
却看不清
谁在那头……
今天――12月19日,全国多个省市学生停课了,就为避免跟我接触!听听听听,我比过街的老鼠还招人厌呢!哎呦,我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枉啊!虽然对人类非常抱歉,但是说实话,现如今这样的局面,绝不是我想要的,追究其根源来说,也不是我造成的呀!
年轻的时候,我被叫做雾,是悬浮于空气中的水滴小颗粒。我一般凌晨降临人间,于太阳当空时悄然隐退。我由于含着湿漉漉的水汽,是很接地气的哦,我可会玩魔术,身高在几十米到二百米之间任由我变换。
我喜欢呆在农村,也去大城市玩过。那时,我觉得自己为不同人们的生活增添了诗意。我常常身着乳白色或青白色的纱衣,挟裹着清凉的水汽或小冰晶,轻盈地在天地间翩跹起舞。早晨,人们走出户外,我便热情地给他们一个拥吻,他们的脸颊碰触到我会觉得凉爽、湿润,却又是那么亲切。我的存在,常常会让人们的情绪莫名得好起来。走在路上,路面朦朦胧胧的,脚下好像踩着祥云,脚步轻盈了许多,可不是腾云驾雾的感觉?“这么早啊?”“嗯,你更早呢!”“买菜去啊?”“您这是早起锻炼呢?”真个是雾中人影绰绰,但闻人语响亮啊!
农村田野里的庄稼,不论是麦苗,玉米、还是稻谷,在我的遮罩下,亦真亦幻,如同身材体貌各异的女孩子,各个露出羞涩温婉的一面。顶着露珠跳舞的碧绿的麦苗,腰间别着红樱的飒爽的玉米,唇红齿白的石榴,鸽子般洁白欲飞的玉兰花……还别说,群美图我都欣赏过。
曾听过一个传说,有个偏僻的山村,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每到六月,农忙一毕,人们闲下来,各家夫妻吵闹就开始了,常常是丈夫嫌弃妻子长得丑,妻子忍不下心中委屈,哭哭啼啼 。仙人听闻了,遂将此地的六月点化成雾月,斩首了泼辣的阳光。袅袅雾气中的女人恍若仙女,男人都少了脾气,有一种羽化登仙的感觉,消逝的柔情又湿淡淡地复活了。
《雾月牛栏》里,那个与牛朝夕相伴得七岁的宝坠最可爱了。一次与继父交谈中,继父一拳挥过去,宝坠头意外地撞在栓牛梅花桩上,醒来后,他就只与牛交流,不懂人情的他给自己养的牛取的名字充满情调,他叫它们花儿、地儿、扁脸、卷耳,他爱他的牛,在雾天他都要放牛,只为让他的牛吃上新鲜的青草。看到弥漫得湿漉漉的雾气,他跳起来伸手去抓,可最终手心里什么也没抓住,他就不明白,看得见的近在咫尺的东西为什么就抓不住呢?
雾里看花花最美,水中望月月最明。李世民《赋得花庭雾》中,描绘雾的诗句简直就是神来之笔。诗句展现的画面美妙绝伦:兰草熏发的香气袅袅飘散在皇宫中,才绽放的花蕊把树丛装点的更加美丽。绿树娇花,姹紫嫣红的色彩被云雾所笼罩,淡淡的清香随着微风弥散,沁入你的眉梢眼角、五脏六腑。雾气轻拂树枝,翠色舒展欲流,花朵粉妆玉砌般,在浓重的雾中,湿润而朦胧,又仿佛众花神隐藏在远空操控着一切。
唉――,自从2013年,我的境遇却发生了改变,是我做梦也没有预料到的变化,我在人们的心目中形象一落千丈。我成了悬浮于空气中的固体小颗粒,灰尘、硫酸、硝酸等各种化合物充斥在我的身体里,而且这些讨厌的家伙强与我缠绵不休。我的身体不再轻盈,不复水当当的了,衣服也被染成黄色、橙灰色,我整日愁眉苦脸,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,连我自己都觉得我的面目要多可憎就有多可憎,飘逸之态消失的得无影无踪了。更可怕的是,我像瘟神,任何一个我喜欢的人都不敢靠近我。别看我阴天、晴天无处不在,但孤独寂寞无时不在啃噬着我的心灵,我欲哭无泪啊,我怎么会变成一个魔鬼,人神共愤的恶魔!
今天早上,我从一道半掩着的门缝挤进一户人家。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佝偻着腰, 蹭着脚,往桌上摆饭菜,黄澄澄的苞米粥,蒸腾着热气,红红白白的酸辣白菜,又白又喧腾的花卷放在蓝花白磁盘里,看的我直咽唾沫。“宝啊,起来吃饭了,吃完饭写写作业。唉,你爸妈不在家,谁检查你的作业啊?都怪奶奶就是个睁眼瞎,唉――”说的我心惊肉跳的。老人家耳朵背了,电视声音放的很大,“曾在1952年12月4日至9日,伦敦上空受高压系统控制,大量工厂生产和居民燃煤取暖排出的废气难以扩散,积聚在城市上空。仅伦敦周边的大型的火力发电站每天都排放超1000吨的烟雾颗粒,2000吨二氧化碳,140吨盐酸,370吨二氧化硫等。一星期内,伦敦市民开始感到呼吸困难、眼睛刺痛,发生哮喘、咳嗽的症状,伦敦医院由于呼吸道疾病患者剧增而一时爆满,伦敦城内到处都可以听到咳嗽声。短短几天时间,英国4000人突然离世,超过10万人感染呼吸道疾病,波及儿童老人,很多逝者都因为支气管和肺部重度感染。……”
天,我早年还到过那个叫伦敦的城市唉!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副画面:伦敦城被黑压压的的浓雾所笼罩,马路上几乎没有车,人们小心翼翼地沿着人行道摸索前进。情侣们带着口罩在户外约会,连宠物也被迫戴上了口罩,许多活动被迫取消……
从新闻报道我还知道了更多我以前所不知道的。中国大陆,近期,我衣衫覆盖范围达75万平方公里,还有扩大之势头。今天――12月19日,仅山东省,超过一百多条高速公路临时关闭。
上午9时30分,北京博爱医院急诊科留观室,所有床位都已经占满,楼道也坐满了正在输液的病人。急诊科护士站的值班护士忙得都抬不起头。
在电视中我还看到, 四川首家“雾霾门诊”在成都市第七医院挂牌,一周内接诊100多人。症状多是咳嗽、流鼻涕、嗓子痛等呼吸道疾病。“雾霾门诊”由呼吸科、耳鼻喉科、心血管科、中医科等专家集体坐诊,“雾霾病”的复杂性可见一斑……“唉,雾霾咋就这么厉害的呢?”听着老太太的感慨,我悄悄地就溜出那一家。
还不到五点钟,路灯早早的亮了。 光是橙红色的,你却丝毫感觉不出一丝丝的热情,一副大病缠身、无精打采的样子。“轰隆隆――轰隆隆――”,“光听见声音,连个飞机影儿也看不见啊!”在车站等车的女人把头向后仰再向后仰望向天空,看得脖子都酸了,失望地对同伴说。“突突――突突”,一辆农用拖拉机来过去了,车头的铁烟筒喷出浓稠的黑烟,我感到一阵胸闷。“嗨――等等我!”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飞快地追赶前面几个谈笑风生的少年。
我的心突然像被撕裂一般疼痛。心底的那个我,耳语般的唱着一首只有一句歌词的歌曲,“霾啊,你这杀人不见血的刀!”凄婉哀怨。和人类、树啊、鸟啊这些生灵比起来,我的委屈怎么能算得上委屈?
我虔诚地祈求聪明无比的人类,尽快清除我体内的有害物质,减轻我对人们的祸害,让孩子随心所欲地蹦跳欢唱,让笑意绽放在每个脸庞上,还我一个轻盈如初的身体,让我拾回人们心目中梦幻仙子的可爱形象!
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,月亮弓着身子,笑盈盈地,渐行渐远,每一片碧莹莹的树叶都在回味着月光那温情的亲吻。东方,启明星调皮地眨着眼,微风轻拂,芬芳萦绕天地,在明净的天地间,我和着风的音律,旋转曼舞……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1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